??我中专毕业的时候是19岁,经同乡一个表姐介绍,到开发区一家公司打工。公司里人不多,大多是女的,工作也不重。老板姓林,是个快50岁的男人,不太爱说话,但是很有威严的样子,我们都有些怕他,每当他叫谁过去,谁就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出。

??我和表姐,还有2个家在外地的女人都住在公司里,一个是娟姐,30岁,一个是艳子,25岁,表姐23岁。林老板有时候也留下来,把我们4个叫过去,一起在?客室里看电视。都是一些很淫荡的镜头,林老板一边看,还一边和她们议论,评论那个女人的乳房好看,那个女人的姿势让男人舒服,有时候就?发出很响的笑声。我那时对性的问题知道得很少,也很好奇,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他们就笑我。我就跑回屋,心一直怦怦地跳个不停。林老板并不强留我,只是笑得很开心。

??一天,表姐对我说,林老板觉得我挺好玩,要给我开苞。我非常害怕。但表姐说:“你最好是答应,林老板不?亏待你,要是不答应,他也肯定能做到,还没有我的好果子吃。”其实,看过几次光碟,我心里一直很想的。

??我跟着表姐来到?客室。林老板坐在正中的沙发上,娟姐和艳子姐半跪在他的旁边。娟姐手里拿着一支香烟,不时地?到林老板的嘴里吸,艳子是?川人,身材瘦小,老板摸着她的头,就像是在玩弄一只小宠物。电视里发出女人很淫荡的叫声。

??表姐笑着说,我把她带来了。说着,就把我推到他们面前2米远的地方站着。

??林老板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你来了有2个星期了吧?”

??我说:“是”。

??林老板说:

??“多大了?”

??我说:“过年就20了”。

??林老板说:

??“开过苞吗?”

??我说:“……”。

??娟姐笑着对林老板说:

??“你可真?逗人家闺女。”

??表姐说:

??“人家还是黄花闺女呢”。

??林老板说:

??“让她自己说。”

??我脸红的说不出话,半天才说出一句:“我从来还没有男朋友”。

??林老板笑了笑说:

??“好呀,有日子没玩黄花闺女啦,是真是假,一?就知道了。”

??艳子姐嚷嚷着说:

??“别老逗人家了,快让她脱衣服吧。”

??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手都不知道放到什麽地方。

??表姐说:“我帮你吧”。

??林老板说:

??“让她自己来。”

??表姐只好坐到老板身边。老板一手搂着她,一手搂着娟姐,对我说:“脱吧”。

??我知道是妥不过去了,把心一横,就开始脱衣服。我毕竟是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脱过衣服,更何况是还有这麽多人。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狼狈极了,脸一定是红极了。

??脱到只剩下胸罩和内裤,我实在是脱不下去了,我觉得就像是在大街上脱衣服一样。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一眼。

??林老板说:

??“怎麽了?脱呀!”

??艳子也说:“都脱光,都脱光”

??还是表姐给我解了围,她说:“这最後一点,该老板给开苞”。

??林老板笑着站起来,说:

??“好吧”

??林老板走到我跟前,把手从下面伸进我的胸罩。我的乳房地一次被人这样摸,紧张得要命。艳子不知什麽时候从後面解开了我胸罩的钩子,胸罩一下子被拿掉了,我赶紧用手捂住胸。就在这时候,艳子一下子拽掉了我的内裤,我一下子暴露无遗,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没想到林老板却放开了手,回到沙发上坐下,说:

??“脱几件衣服这麽费劲,连我都有点累了,去,给我点棵烟来。”

??我连忙看了一下茶几,烟盒已经团成了一团,我知道是空了。

??林老板说: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到我的办公桌上去拿呀,怎麽傻了?”

??我连忙逃出?客室,好在这一层楼都是我们公司,现在不?有别人了。我赤裸着身子在楼道里走,脸上、身上,都觉得火辣辣的。

??我回?客室的时候,他们都坐到沙发上,穿的整整齐齐的,只有我一丝不挂。我不敢睁眼看她们。他们却笑眯眯地盯着我看。我真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林老板吸上烟,一口烟喷在我的脸上。上下打量我的裸体,用手捏捏我的乳头,又拍拍我的屁股,说:

??“看来还真是个雏,来,咱们检验检验”

??他让我躺在?议桌上,腿擡起来,私处暴露无遗。

??老板拿了一支圆珠笔,扒开我的阴户,他们都凑上来,老板说,“瞧,这就是处女膜,真是原装的,没开封呢。”我觉得里面凉凉的,我知道是老板在指给她们几个看。艳子说:“啊,这就处女膜呀?一?开过苞就没了吗?”

??娟姐笑着说:“傻丫头,哪?没呢,是被捅破了”。

??老板看够了,让我站起来,叫我跪在他面前,表姐帮老板脱掉裤子,一个黑忽忽的大肉棒直挺挺地在我面前。

??艳子拿着肉棒,在我脸上蹭来蹭去,我感觉到老板的体温,和一股说不出的气味。

??艳子叫我张开嘴,让我吃下大肉棒。我直到把嘴长的下巴快要掉下来了,才勉强含进去。又不敢合拢嘴,生怕咬着老板的肉棒。

??艳子扶着老板的肉棒,我含着,娟姐则用手轻轻地?弄老板的睾丸。林老板把头靠在沙发上,似乎在尽情地享受。表姐偎在老板的怀里,老板和她亲了亲嘴,又拍拍她的脸说:“这事办得不错!”

??老板吸完了一支烟,说:“该开苞了”。

??娟姐说:“我去铺床”。

??林老板说:

??“这麽一个黄华大闺女,怎麽能在床上糟蹋?你们快脱了衣服,到卫生间去。”

??大家很快就都脱光了。她们拥着老板向卫生间走去,我只好乖乖地跟在後面。

??到了卫生间,老板把我推到前面,让我对着镜子站好。

??林老板说:

??“好好照着镜子,记住第一次开苞自己是什麽表情,什麽感觉,以後我还要问你的,明白吗?”

??我说不出话,只是点点头。

??老板从後面抱住我,手伸到前面摸我的乳房。我们一起照镜子。我看见我的脸红的就像是发高烧。

??老板叫表姐帮他插。表姐弄了半天还是不行。老板又叫他们每人用嘴吃一?,好增加点润滑,但还是不行,最後,打上点香皂,才给我插了进去。进去的一瞬间,真的是痛死了,我不由得叫出了声,表姐她们都笑了。

??林老板说:

??“不许低头,好好照镜子”

??我刚一擡头,林老板就往里一顶,说:“什麽滋味?”。

??大家就一起照了镜子笑。

??老板劲头上来了,不顾一切地抽插起来,我痛的大叫。

??艳子问我:“说,还是黄花闺女吗?”

??表姐她们就跟着大叫:“快说快说”。

??我说:“是”。

??他们就说“还敢说是,底下插进了什麽?”

??她们叫我大喊:“我让老板开苞了!我是林老板的女人了!我要一辈子效忠林老板!”

??我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

??忽然,林老板大叫一声,猛地拔出来,一把揪过我的头发,肉棒对着我的脸,捏住我的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下意识地把嘴张开,一股热流射进我的嘴了,射到我的脸上,滴到我的乳房、胸口和肚子上。

??老板终於吁了一口气,对她们说:“舔乾净”

??她们过来,在我的脸上、乳房、胸口和肚子上,尽情地舔。娟姐则跪在老板面前,仔细地舔老板的肉棒。肉棒虽然小了许多,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

??我累极了,很快就睡着了,朦胧中,听到她们几个还在叫。

??第二天,老板叫我跪在他面前,表姐她们围在老板身边,追问我开苞什麽感觉?

??我红着脸,想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好象现在还在里头呢”。大家都笑起来了。

??现在,我早已经不在林老板那里干了,并且已经结了婚。林老板也有了新的、更年轻的小密。但林老板永远都是我开苞的人,不论什麽时候,只要他招呼,我都?赶紧过去,随时伺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