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沙漠风暴期间,我在空军服役,刚好有一个星期的休假。我当时只有19岁,身材很棒,长期的军旅生涯把我的鸡巴憋坏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我马上着手假期计画。
    我妈妈正和一个混蛋男朋友同居,每天被插得像个婊子,我不想看她的骚样。
    所以不想和她呆在一起。我还有一个选择,我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我可以去他那在他家呆一段时间,顺便可以一起泡泡妞。我朋友的爸爸是个开着豪车,辣妞相伴的人,他一点都不介意我到他家去住一段时间,还有他新娶得老婆,我和他的新气质见过一次。印象不深,只记得是一个皮肤光滑的金发辣妹。
    我给我的朋友打了电话,他非常高兴我能去他家,但是我到他家的时候他还要在学校不能立刻回家。于是他的爸爸给我在她家安排了客房,并且告诉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另外一个朋友到机场接的我,让后把我送到了朋友家。我放下行李来的门前按下门铃,我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听到了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然后门被一位热辣女神打开了。
    「嗨,裡基,见到你太高兴了」
    我被眼前的女神惊呆了,长长的金发直垂背后,长长睫毛覆盖下的大大的蓝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我。涂着粉色唇膏的性感丰唇在她褐色的光滑皮肤上泛着光彩。我把目光向下移到他火辣的躯体上。一对圆润的大奶子被红色的背心装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奶子好大,被胸罩完美的包裹着,我无法判断这对大奶是天然的还好后隆的。但是太诱人了。圆圆的大屁股紧紧的包裹在白色的紧身牛仔短裤裡,彷彿随时都会爆裂而出。肥大的屁股显得柔滑的大腿更长更直。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完美的包裹着她的白嫩的小脚。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好像需要几分钟来恢復我的震撼。
    「噢,啊——黛比,非常感谢你能收留我」
    「噢,这是我们的荣幸,过来,过来,让我抱一下,上次见面以后好久没见了。」噢,天哪,她刚才说拥抱一下吗?她伸出手臂像跳贴面舞一样将我抱在怀中,诱人的大奶子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前,种感觉太奇妙了。我发现我被好朋友的继母深深的吸引了。
    我朋友的父亲—罗格,在客厅裡和我打了招唿,说我们好久没有相聚了。像大部分人一样,他们想知道我在部队裡过的怎么样,战争的情况如何,我再战斗中过的好吗等等。
    我们在家裡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谈论着家庭和小镇的情况。谈话期间我偶尔偷瞄黛比的大奶子,真是一道诱人的风景。
    天有点晚了,我下飞机也有一段时间了,而且在部队我长时间没有好好的睡过了,整个晚上我都睡得很好。
    第二天我起床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在我卧室的门外我好像听到了电锯的声音,我迷迷煳煳的走到门外,穿过院子来到后院,看到罗格正在锯一棵树,我猜他停下来就是想给我一个机会给他帮忙。当我们把树锯倒之后,我已经在加州六月的阳光裡大汗淋漓。我用一辆独轮车把树运到了后院结果差一点摔了一跤。
    黛比在泳池边躺着,穿了一件紧身的黑色比基尼。她刚才一定是岔开双腿的,因为她发现我从旁边经过时快速的将两腿交叉起来,比基尼的上半节是两块小小的叁角布,仅仅能覆盖她的大奶子,我能看得出来,那对大奶子是天然的,绝对不是假胸,奶子好大,我猜有E杯罩。她的皮肤在乳液下泛着诱人的光彩。
    他指着我说:「看起来好像有人累出了一身大汗。」我一边脱掉T恤一边回答:「是的,树有点大」「哇,裡基,你应该给罗格秀一下你的身材,那样他就能去健身房锻鍊了」她咯咯笑着说。「但不要告诉他是我说的,你每天都锻鍊吗?」「没有,大部分时间我只是跑步,做一下仰卧起坐,基本上不做别的。」她真的在看我吗,我心想。
    和罗格干完活后,未来避免看到黛比的小比基尼鸡鸡的生理反应,我需要到泳池裡冷静一下。我跳入泳池感觉到一股清凉。不一会,黛比站了起来,走到泳池边,她的大奶子在胸前一晃一晃的,古铜色的屁股在线状比基尼下摇摆,她也跳入泳池,我好希望她的比基尼的细绳能被大奶子或大屁股涨断。我潜到水下去看了一下,没有断,但是看着那肥大的屁股我的鸡巴硬的像铁一样。看来我要在水裡多呆一会了。
    当她跳入水中,开始在水中游泳,我留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看着比基尼下裸露的肥屁股,我的鸡巴越来越硬,硬的有点发疼。肥屁股不像少女一样紧致和鲜嫩,但是又大又圆,充满了熟女的诱惑。
    不一会儿,她回头对我说她要去喂小宝宝,晚饭大概一个小时后做好,我才知道他还有一个正在哺乳的小孩。
    一会罗格也跳下泳池,我们在泳池裡一边聊天一边喝着啤酒。我们谈论着他的工作以及我煺伍后的打算。他告诉我他们刚满6个月的宝宝,以及他是多么的幸福。就是晚上小宝宝有点闹人等等。
    当我的鸡巴正常了之后,我爬出了泳池。正如黛比刚刚说的一样,晚餐已经準备好了,夏日的晚上比较适合在室外就餐。黛比再一次坐在了我的对面,露背的吊带夏裙和刚刚沐浴后的光滑皮肤已经滴水的头髮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她的大奶子在她每动一下都轻轻的颤抖。
    一会她说她要去照顾孩子上床,一会再下来。我也返回卧室想去洗个淋浴让后换一套衣服。
    当我脱下衣服準备冲水时,我注意到黛比的比基尼挂在花洒下面的鈎子上,我盯着比基尼,想像着它一天包裹的大奶子,鸡巴开始?头。当我开始冲水时,我的鸡巴越来越硬,涨的要死。我开始套弄我8寸的大鸡巴,看着自己的鸡巴,又粗又长。上面佈满了长毛,我觉得应该清理一下,于是我拿出剃刀,开始清理鸡巴和蛋蛋上的长毛。这样看起来鸡巴要干净一些,清理完毕,我抓起毛巾和比基尼回到了卧室,坐在椅子上开始手淫。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抓住比基尼,想像着我正在操比基尼包裹的大奶子,太让人兴奋了,不一会我就要爆发了,我用比基尼裹住龟头,正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
    「裡基,你看到……」黛比问道。
    就在这时我爆发了,全部射在了比基尼上,龟头一股股的喷射,至少射了5次,黛比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鸡巴。
    「噢,天哪,天哪,一会把比基尼放回到浴室,对不起」黛比红着脸关上了房门。
    「噢,该死,怎么会这样」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太尴尬了」我穿上衣服,来到浴室将比基尼清洗好后挂在了塬处。整个晚上我都呆在房间裡不敢出门。
    (二)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后悄悄的来到了厨房,期望不要遇到其他人,但是黛比已经坐在一个高椅子上喂宝宝,穿着一件非常合体的显露她曲线的太阳衫。她告诉我哪裡有谷物、燻肉、面包和其他我想吃的东西。当我倒麦片粥的时候,透过太阳衫的领口,我能判断出她穿着带白色蕾丝边的胸罩,胸罩完美的裹住她的大奶子。
    「嗯……黛比,昨晚的事我非常抱歉,真的」
    「不用担心,小甜心,你在部队呆久了,年轻人的确需要释放,我很荣幸我能帮上一点忙」她一边说一边揶揄的轻笑。
    「噢,谢谢,不过让你看见真的非常尴尬」我怯懦的说。
    「不用害羞,裡基,每个小伙子都手淫,大家都知道。」她大笑着。「而且,你应该为你的大家伙骄傲,不是每个人都长那么大」噢,见鬼,她在恭维我的大鸡巴?「它的确很大」当我快吃完的时候她大笑着对我说。
    「如果你想去看朋友,可以开着我的皮卡去,我今天一天都在家」「不用了,朋友们这几天不是在上学就是在工作,我想现在去慢跑一会」当我回房间的路上想起黛比对我的评论,我的鸡巴情不自禁的开始发硬,没办法,我最好去跑步来冷静一下。当我跑步回来我想跳入泳池放鬆一下自己。黛比好像和我有同样的想法,她又一次躺着了泳池边,旁边放着婴儿监视器。她穿了另外一件比基尼,这件时红色的,款式类似昨天黑色那件。一条细绳夹在两半肥臀之间,小小的叁角布片将将遮住小逼。上面两个小布片刚好遮住乳头,一条细带穿过白白的脖子系在背后。不太确定她是否坐在我离开时候的位置,她现在脸色有点红,通过比基尼的顶端,能够看到她硬硬的奶头和唿之慾出的大奶子。
    我在心裡告诫我自己,「呆在水裡,不要出去,会出丑的」。
    当我跳入水中的时候我都鸡巴就已经在短裤裡发硬了。我绕着泳池游动,当游到边缘的时候就趴在泳池边上和黛比閒谈。当我透过太阳镜偷窥黛比火辣的身材时我的鸡巴硬的像石头一样。真怕她也跳入水中看到我勃起的大包。我发现她正在为几週以后的夏威夷之旅把自己的皮肤晒成深色(老外喜欢把自己晒黑,好像那样更漂亮)。这时孩子开始哭了,她起身说她要去照看一下孩子然后去一趟商店。当她转身进屋的时候,望着她扭动的丰臀,我的手不自觉的放在了坚硬的鸡巴上。她的比基尼线绳陷入了两半屁股之间,她悄悄的把它拉了出来,这款比基尼好小,简直就是一根绳子。
    通过儿童监视器,我知道黛比已经喂完宝宝开始上楼换衣服了。现在我可以爬出泳池回到浴室洗个淋浴了。进入浴室我欣喜的发现黛比将她刚刚穿过的红色比基尼挂在了我的花洒旁边。我又有机会利用它来爽一次了,用胸罩部分紧紧的包住我的大鸡巴,感受着比基尼纤维带给我的丝滑感,想像着几分钟前它还包裹着那对大白奶子,我有许多想法,色情的,下流的,所有年轻人都会有的色色的幻想,包括关于朋友母亲的。当我爆发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样幻想朋友的母亲是不对的,我试图把比基尼移开,但是太晚了,大量的精子已经喷射到了比基尼的罩杯裡,当我用比基尼擦乾鸡巴后,将它挂回了塬处,忘记了把它洗乾净。
    晚餐的时候,我再次坐在了诱人的金发女神的对面。她穿了一件大开襟的露背装,看着那对唿之慾出的大奶子。让我进餐的时候又开始了更多的下流想法。
    晚餐之后,我和罗格看了一会儿棒球比赛,又在游戏屋裡玩了一会檯球。黛比也想加入,我发现在她弯腰趴在桌子上打球的时候最适合我偷窥她那一对大奶子。
    透过衣服的V领,几乎可以看到奶头,奶头将将包裹在她红色的胸罩内。罗格开玩笑说黛比的「奶壶」就要漏了。黛比听了对我微微一笑,我不确定她是调戏我还是有一点害羞的微笑。她的屁股如此迷人,当她趴在桌上打球的时候,衣服薄薄的纤维完美的显示出了她的臀型,甚至能够判断出她穿的是丁字裤。玩了一会后,黛比她要去洗澡準备上床了,并且多罗格说不能玩的太晚。离开之前她对我很奇怪的一笑,问我洗澡的时候是否需要什么其他东西。我呆呆的说什么都不需要了。然后她又说如果我需要什么就告诉她,她一定能提供。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脸上一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
    打了几轮桌球喝了几瓶啤酒之后,我回到卧室準备看午夜场的电视。
    我来到浴室打算在洗个澡放鬆一下。当我脱好衣服步入浴室时注意到被我喷满精液的比基尼不见了。相反一件黛比刚刚穿过的红色胸罩挂在了那裡。
    「噢,我的天哪,她这是要对我做什么,难道她喜欢我用她的内衣手淫?」我心想。
    我把胸罩抓在手裡,胸罩是细细的吊带,蕾丝边的,标籤上写着D??,我的鸡巴开始一条一条的抽动。我想像着黛比穿着乳罩的样子抓着我的鸡巴。突然我觉得不该把这一炮射在浴室裡,于是我穿过走廊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在鸡巴上到了一点乳液开始一隻手撸动鸡巴。另一隻手抓着乳罩,想着它包裹的那对大奶子。我闭上眼睛,想像着我的鸡巴在黛比的大白奶子中间滑动。这时我听到了微弱的敲门声,我睁开眼睛看到门开了。
    「噢,我的天哪,裡基,你太厉害了,居然一天两次」「噢,见鬼,对不起」我试着用胸罩挡住鸡巴。
    「别受我的干扰,男人就做男人的事,不要停,继续。」黛比微笑着看着我半掩的大鸡巴说。
    我看到她斜靠到门口,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通过薄薄的纤维可以清晰的看到坚硬的乳头。
    「没关係,继续」
    我的大脑完全失去了意识,只是继续的套动我的肉棒。黛比看着我,咬着下唇。突然她的奶头附件的衣服出现了一大片奶迹。
    「噢,该死,我漏奶了」然后一手抓住了自己的大奶子。
    看着她手裡的大奶子,我感觉自己就要喷发了。看着她抓着奶子的手,还有在手裡不断变形的奶子,天哪,她的一个奶子居然已经露出来了。实在受不了了,我射了,第一股大部分射到了地板上,还有一点射到了胸罩上,第二股和第叁股完全射到了罩杯裡。
    「噢,上帝呀」她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关上了门。
    同时我又享受着这个性感女神带给我的下流享受,这种想法驱动我再次开始摩擦我的大鸡巴。
    接下来的几天情况都很类似,黛比会留下她的胸罩或比基尼在浴室裡,我也会情不自禁的拿着这些东西自娱自乐。几乎每一次她都会进入我的卧室,看着我套动鸡巴然后射在她的胸罩或比基尼裡。这几天她穿的更加大胆,在泳池边总是穿着小小的比基尼,比基尼仅仅能遮住小逼,浑圆、光滑、湿润的大屁股简直就裸露在我的面前。每次我洗过澡后他都会进入我的房间期望看到我打手枪,如果我没打,她就会提醒我她一会儿再来。
    直到第四天晚上之前我们都没有好好讨论过我们当前彼此的情况。当时她抱着一个儿童玩偶,用玩偶遮挡着她的曲线从门廊裡走了出来,她拿了一瓶性交润滑油代替了我前几天用的乳液。坏笑着把润滑油递到我的手裡。说「用这个更舒服」,透过她薄薄的上衣,我又能看到她坚硬的乳头了。
    我一言不发的点头,一把抓过来润滑油瓶。
    「噢不,裡基,让我来,你只要撸就可以了」,她一边靠近我一边轻声的说。
    她的大白奶子就在我的眼前。我能闻到她皮肤上乳液的味道。当她身体前倾嚮往鸡巴和手上倒润滑油的时候我紧盯着她深深的乳沟。透过睡衣的领口我第一次清晰的看到她微微发紫的乳头。透过网眼装的胸衣坚实的乳头好像对我发出要求一样。
    她双手撑膝盖将身子更加前倾,以便我能看的更加清楚。同时微笑的对我说:
    「喜欢我的乳头吗」
    当那对大奶子在我面前垂荡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点头说是同时一眼不咋的盯着它们。黛比微笑着轻轻对我抖着那对大奶。「裡基,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我盯着她的眼睛还没有回答。黛比就继续说道「我喜欢你的大鸡巴,天哪,它太大了,有大又有力量,裡基,它有多大,8寸还是9寸」?她一边问一边把润滑油倒在我的龟头、肉棒和手上。
    「嗯,我想可能是8寸」
    「想用我的奶子干点什么吗?」说着她放下玩偶托着奶子对我说。
    「它们又大又漂亮」
    「噢,是的,我也希望自己的奶子。」她一边揉搓着奶子一边对我说。同时她爸奶子拉倒玩偶的上面。开始反覆的拉扯自己的奶头。一滴滴乳汁开始从奶头上滴落。「噢,该死,我有漏奶了。」然后拉着奶头送入嘴唇开始吸允奶头上的乳汁。那风骚的样子太迷人了。
    我看着风骚的女神喉咙裡发出一阵阵呻吟。「你要到了吗」,她快速的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奶子迷离的眼神望着我说:「我要你把全部的精液都射在我的奶子上。」我站在那裡用力的揉搓着我的鸡巴,快速的套动它。黛比两隻手抓着奶子,反覆的挤压揉搓着。一边大喊:「快点,裡基,就这样,都射在我的奶子上」当我爆发的时候我一手扶着她的肩膀一方自己摔倒。第一股精液喷溅在她奶子的上部和脸上,第二股喷射在她的下巴上然后滴落在奶子上,第叁股在黛比快乐、满足的呻吟声中绽放在粉紫色大奶头上。淫荡的景象刺激我把其他的精子都喷射在她的身上。
    我喷出了大量的精液,黛比双手揉搓着奶子,将精液涂满了上身的皮肤。她站了起来说感谢我让她欣赏。我依然震撼在刚刚发生的情况之中,感觉就像一场梦一样,我的鸡巴开始变得半硬。我做回到椅子上看着黛比的离去。这时我才发现她下身是赤裸的,连内裤都没穿。望着她赤裸的肥臀摇摆的离开房间,我的鸡巴有硬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现在诱惑起我来越来越大胆了。
    我和朋友们在週六晚上终于能够聚在一起了,他们要么从学校、要么从单位回来和我相聚。我们去了我们高中时代经常去的餐厅聚会。因为我们都不满20岁,所以没法买啤酒。我们在一起愉快的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共同回忆着过去的美好时光,然后我们决定去打桌球。再去开皮卡的路上,我遇见了两个我高中毕业以后就没再见过的女孩。其中一个是我的好朋友杰克过去约会过的名叫乔安娜,杰克和乔安娜现在还是朋友。乔安娜是一个曲线玲珑的金发女孩。另一个女孩是美丽漂亮的拉丁女孩玛利亚。
    我不记得玛利亚在高中时代有这么漂亮。她大概5尺2寸,一头飘逸的黑髮,一身古铜色的皮肤,长着性感的丰唇。我立刻开始上去搭讪。她好像对我也比较感兴趣,立刻开始和我相互调情。甚至比我还要过分,不过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她像其他人一样问我在海外工作的感觉。问我在海外主要做什么,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然后她就开始拿我的朋友杰克开玩笑说他的身材太差,比我的差远了。
    我们开始大笑,因为杰克超重了75磅,并且为此而自豪。
    在玩桌球的时候,玛利亚每一次弯腰打球都吸引着我的目光。无论我们面对面还是我站在她背后,那巨乳丰臀都时刻吸引着我。她的身材太棒了,长着几乎让人忍不住尖叫的完美的圆臀。我更加喜欢她的一对巨乳,我估计至少有D??,在她稍显瘦弱的身材上更显的硕大。更重要的是她衬衫上面的扣子没有繫上,可以看到紧紧包裹她光滑的焦糖色的皮肤黑色蕾丝边胸罩。突然她打了一下我的手臂并且用责备的语气对我说:「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上面的扣子开了?」「嘿,这可不怪我,我怎么管得了你的衣服,」我大笑着反击到。
    「好吧,但是就你看的最起劲,比其他人起劲多了,你应该提醒我一下,」她咯咯的轻笑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嘿,我们出去做点其他事情吧」,她把我拉到一旁对我说。
    「这听起来对我不错,乔安娜能把那些家伙送到他们的车上吗?」「她没问题,我去告诉她是你把我偷走了。」她怪笑着看着我说。
    在去皮卡的路上她问我现在住在那裡。我告诉了她我朋友的地址。「噢,不错呀,就是今天聚会上那个家伙的家吗,带着很多的游泳池的那个?」「是的,他家人对我很好,让我呆在那裡。」其实黛比对我更好,不过我不敢告诉玛利亚。
    「他们会介意我们去哪吗?我们能做泳池裡游泳然后洗个热水澡吗?」「没问题,他们不会介意的,要我先送你回家拿游泳衣吗?」「噢,该死,你说的不错,」她咯咯笑着说。「不过没有必要,因为我家裡现在没有一件合适的泳衣,自从这裡这样了之后」说着她隔着衬衫托起了她的大奶子低下头看着说。
    「那也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在院子裡玩棒球。」达成一致后我们返回了朋友的家,一路上我们不停的笑着,交谈着。我们穿过院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停的说着各种感兴趣的事。她踢掉她的沙滩拖鞋走到泳池边把脚深入泳池,然后叫我也挨到她坐下。然后她一边聊天一边开始脱掉上衣。我停止谈话笑着问她想干什么?
    她说:「我要去泳衣,我太喜欢这个泳池和池水了,」然后又笑着对我说:
    「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吗?」她一边笑着一边脱掉衬衫仍在了身后,然后轻轻摇摆着丰臀慢慢的脱掉了紧身牛仔短裤,露出了裡面黄色的丁字裤。她就这样仅仅穿着胸罩和短裤站在我的面前,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肥臀对我说她不想一个人下水游泳。于是我脱掉了T恤和牛仔裤,这时她踮着脚尖以一种十分可爱的的一跳一跳的姿势走向泳池。她的大奶子随着她的步伐上下摇摆,几乎要跳出胸罩。丁字裤包裹下的圆臀也在上下摇摆。这个姿势太诱人了。
    当她跳入水中之后,我也跃入水中在水中站在了她的面前。毫无徵兆的,我们立即开始相拥接吻,温柔的还有一点色情的,我们彼此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品嚐着彼此的体液。天哪,她的丰唇是如此的美味。她将双腿盘在我的腰上,我在水中托起她的圆臀。彼此激情的深吻。她闭上双眼,身体后仰。以便于我亲吻她的身体。我亲吻着她细嫩的脖子继续向下亲吻她的丰胸。我的双手上下?动,一边感受着她的大屁股的丰满,一边晃动她的躯体以便于她的巨乳在我的脸上摩擦。
    对着她鲜嫩的奶头我又吸又咬,她轻轻的呻吟着,将我的头拉近她的脸对我轻声说,让我带她到房间去。非常幸运的是刚好有一个侧门直通我的房间。
    我双手托着她的屁股,以最快的速度带她回到了房间。顾不上两个人湿漉漉的身体,我把玛利亚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望着她美丽的躯体,我的鸡巴已经坚硬如铁。我从她的腰部开始亲吻,一直向下亲吻到她的屁股。我的手指不自觉的穿过她光滑的大腿深入丁字裤开始抚摸她诱人的花瓣,虽然丁字裤很小,我还是觉得它碍事,浴室我轻轻的把它脱掉,玛利亚很配合的?起屁股配合着我。这样我可以近距离的欣赏她的小逼,太漂亮了,粉嫩的小阴唇夹在肥厚的大阴唇之间,阴埠上佈满了一层黑黑的细毛,摸起来柔滑的像丝绸一样。小逼下面是紧致玲珑的小屁眼。我的舌头不自觉的开始在粉嫩的两片花瓣之间滑动。
    一个少女特有的腥芬充斥着我的头脑,在向下,我的舌头滑向紧致的屁眼,开始不停的钻探。我越来越疯狂,舌头在小逼和屁眼间来回滑动。她大声的呻吟着,不停的喊着:「噢,就这样,就是这裡,太舒服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没有人给我这么舔过,噢——我要来了」从她的呻吟声和动作中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她突然弓起后背将屁股紧紧的压在我的嘴巴和舌头上。她高潮了,一股液体从粉嫩的小洞裡喷涌而出,我一边吸允着她的液体一边趴在她的背上感受着她的高潮。
    「噢,天哪,裡基,这太不可思议了,这种感觉太妙了。」她闭着眼睛躺着床上说。我一手抓住勃起的大鸡巴对着她上了床。「噢,天哪,这是什么」当我用坚硬的龟头摩擦着她的脸颊时大喊道。
    我轻吻着她的肩膀轻声的闻到,「怎么了,那裡不对吗?」她调皮的对我咯咯笑道,「你的鸡巴太大了」「真的吗?我一直以为我是标準尺寸。」她抱着我翻身爬到我的身上,潮湿的小逼摩擦着我的肚子,开始从脖子亲吻到我的胸膛。猩红的小舌头在我的皮肤上划过,亲吻着我的奶头和肚子。我的双手也开始紧紧的抓住她的大奶子揉搓着,彷彿要把它们融化进我的手掌。她的两隻小手开始抓住我的鸡巴,在她水灵灵的褐色大眼睛的注视下把鸡巴含入了厚唇之下。小小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一手开始扶着我的屁股用力的吞吐着我的鸡巴,每一次低头的时候都用一隻小手握着鸡巴的根部。我不得不让她停下,因为她吹的太好了,那种感觉太奇妙了,我简直就要喷射了。
    我拉起她骑在我的鸡巴上,她一隻手握着我的鸡巴,岔开双腿,引导着鸡巴插入她毛茸茸的小逼。大我的大鸡巴穿入她的毛逼,她大喊道:「噢,天哪!」「喜欢我的大鸡巴吗,玛利亚?」她努力向下坐,直到我的鸡巴完全插入她的身体。她的小逼像处女的阴道一样紧致的包裹着我的鸡巴。她又喷了,一股液体不受控制的从小逼的深处喷射而出,衝击着我的龟头,从肉棒和小逼的缝隙中流出。我抓住她的大奶子,用力的向外拉着,挤压着她的奶头,让她发出一声声的尖叫。在我大力的操干中,她发出了我期望的越来越大声的呻吟。我太想操她了。
    我抱起她转了一圈,她马上理会了我的意图,翘起丰臀跪在了床上。我站在床边显得她越发娇小。我用沾满她淫水的大鸡巴轻轻的敲打着她的大屁股,用龟头在她的臀缝裡来回摩擦着小逼和屁眼,玛利亚喉咙裡发出一阵阵销魂的低吟。
    慢慢的我扶着鸡巴对準她流水的小逼口,慢慢的把鸡巴插入她的身体。中间没有一点停顿,将8寸长的鸡巴都插入了她贪婪的小逼。她把脸埋在枕头裡,享受着我的鸡巴在她身体裡抽插的感觉。我抚摸着她的后背和奶子,同时拿起旁边的胸罩,通过标籤发现,她的奶子居然有38F。
    当我的鸡巴在她的小逼裡抽插的时候唯一能听到声音就是鸡巴在泥泞的小逼裡摩擦发出的水声。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呻吟声。我回头看见黛比正通过卧室的房门偷窥我操玛利亚。她对着我发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对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我把鸡巴从玛利亚的小逼裡拔了出来,让黛比欣赏我沾满玛利亚淫水的大鸡巴。黛比咬着下唇,开始抚摸自己的奶头。我对着黛比摇头示意她离开,因为我担心玛利亚发现她在偷看我们做爱